奥驰展览

奥驰华南国际幼教展

2022年6月10日-12日 | 广州琶洲 • 保利世贸博览馆

距离开幕还有

广州幼教展、华南国际幼教展、中国幼教展、中国幼教公益论坛、成都幼教展、南昌幼教展、中国幼教西部论坛

百万级人才缺口?托育人才队伍建设面临挑战

时间:2021-11-18

来源:中国幼教公益论坛

作者:华南国际幼教展

点击:

 

据国家发改委数据表示,到2025年,我国托位数要达到600万个,缺口达400万个,大概有百万级的抚育师需求。目前托育教师的培训在国内刚刚起步,机构的培训能力还不能满足新建园区的需求,托育行业对专业的要求比幼儿园要更复杂。

 

在我国加快推动托育机构服务质量提升以及示范性普惠托育机构建设的新形势下,迫切需要加快建设素质优良的托育服务人员队伍。

 

 

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建设面临的挑战

 

近年来,我国日益关注和重视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建设。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将“加强队伍建设”作为照护服务发展的四大保障措施之一。同年,《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针对托育机构人员的岗位要求、任职资格、人员配备、健康状况等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

 

然而,面对新方位、新征程、新使命,当前我国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建设还不能完全适应,当前我国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建设存在五大关键瓶颈。

 

 

(一)托育服务人才供给不足

 

从国家2020年1月开始运行的托育机构备案信息系统来看,全国已经有3000多家托育机构申请备案。然而随着托育机构数量的稳步增加,托育服务人才供给却面临着较大缺口,难以满足托育机构的快速扩增需求,突出表现为人员配备不足、师幼比偏低。

 

(二)托育服务人才资格制度尚未建立

 

目前我国尚未建立专门针对托育服务人才的资格准入制度和资格证书。首先,托育机构聘用人员资格证书混乱。保育员证、育婴员证、婴幼儿发展引导员证、幼儿园教师资格证等均可作为托育服务人才上岗的凭证之一。其次,现有资格证适切性不足,缺乏对口的专业资质认定。此外,部分资格证书存在报考门槛低、培训时间短、考核以理论知识为主、资格证含金量不高等问题。

 

 

(三)托育服务人才培养体系不完善

 

首先,专业招生难,学生转专业意向强烈,人才培养规模小,供不应求。其次,人才培养制度不健全,目前托育服务相关的专业开设名目各不相同,如早期教育、学前教育、幼儿发展与健康管理等,这些专业在人才培养方案、专业课程设置与教材建设上缺乏国家标准规范,师资力量不足,实习实训基地匮乏,培养效果不佳。同时,不同专业、不同学历层次之间的区分度和衔接通道不畅。最后,就业出口不明确,人才流失严重,职后晋升不畅。

 

(四)托育服务人才培训制度尚未建立

 

首先,当前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培训缺乏相关制度设计,在培训内容、培训标准方面无章可循,培训机构的培训资质和培训质量缺乏规范管理。很多社会机构举办的师资培训时间短、理论培训不够系统和专业、实践应用要求简单。其次,托育服务人才现阶段所接受的培训主要来自机构内部自主开展的培训,培训机会、培训内容和培训过程缺乏监管,培训质量和效果无从保证。

 

 

(五)托育服务人才地位待遇缺乏保障

 

首先,托育服务人员工资待遇与劳动付出不成正比,调查显示,67.99%的托育服务人才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但工资水平普遍较低。其次,社会保障严重不足,足额足项享受“五险一金”的人员比例较低。再次,由于缺乏职称评定机会,晋升道路不畅,托育服务职业吸引力不足,人才流动性较高。

 

 

如何做好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作为国之大计,民生之首,实现“幼有所育”,加快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建设,是一项重要的强国惠民工程。建设素质优良的托育服务人才队伍,才能引导托育机构服务的规范化、优质化发展。

 

 

(一)把好人才入口关

 

首先,把好入口关,尽快研究制定托育服务人才准入标准,从国家层面组织研制托育服务人才资格准入的标准、条件、程序与退出机制,合理确定不同类型托育机构、不同岗位托育服务人员的评价重点。其次,建立托育服务人才专业标准和岗位证书制度。加快研制体现托育服务特点的人才专业标准体系,推动建立符合托育服务不同岗位要求的人才职业标准规范和相应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再次,依据准入标准要求,制定资格考试内容及考核形式,立足托育服务人才专业可持续发展,注重考查托育服务人才的道德修养、理论素养和实践应用能力。

 

 

 

(二)建立托育服务人才培养体系

 

首先应将托育服务人才作为急需紧缺人才纳入培养目录,鼓励支持有条件的高校自主设置“托育服务”相关专业和鼓励学前教育专业开设托育服务方向。其次,加强托育服务学科建设,并确立不同专业之间的培养侧重点和不同学历之间的衔接连贯性。再次,指导院校应贯彻落实国家教学标准,按照有关要求科学制订和实施人才培养方案,建设“双师型”教师队伍,完善产教融合育人机制。

 

 

(三)推动托育服务人才培训制度

 

“十四五”期间,应尽快制定并落实托育服务人才培训规划,建立相关培训标准和监管机制。具体而言,首先将托育服务人才作为急需紧缺人员纳入培训规划,启动托育服务人才国家级培训计划,制定托育服务领域急需紧缺人才培养培训项目和实施计划,逐步实现照护人员全员轮训。其次,鼓励职业院校联合行业企业积极开展职业道德和安全教育、职业技能等培训,提高托育服务人才专业化能力和水平。再次,加快研制托育服务培训机构的资质要求与评估标准,明确培训机构评估主体,建立健全动态评估监管机制,对培训工作进行评估和督导,落实评估限期整改、奖惩等制度,确保托育服务人才培训质量。

 

 

(四)提高托育服务人才待遇

 

建立科学合理的托育服务人才待遇基线制度和绩效工资制度,尽快制定托育服务人才最低工资标准和津补贴制度。同时,落实托育服务人才的社会保障制度,通过以奖代补或购买服务的方式鼓励支持托育机构为人员缴纳足额的“五险一金”,依法保障托育服务人才合法权益。再次,相关部门协同研究,推动托育服务人才岗位晋升制度,形成可持续的制度安排,切实增强职业吸引力和从业荣誉感,提高托育人才队伍的稳定性。

 

 

托育人才队伍的建设真是个大问题,关注2022第四届新时代托育发展大会暨2022第13届华南国际幼教展,100多位托育行业专家、名师、品牌创始人,围绕行业热点、政策及发展趋势、人才培养等方面进行深入分享,解读政策,探讨托育品牌建设、创新经营,助力投资人、托育人把握行业发展,走科学化、规范化、高质量发展道路。

 

2022年6月10日-12日,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2022第四届新时代托育发展大会暨第13届华南国际幼教展,约定您!